←他真好看-唐棣

五一漫展一场场,一场我都看不了(-ι_- )

1000粉了还是决定开个点文吧……

你们想看婶问刀/或刀问婶什么问题?节操什么都的可以通通不要。

留言然后我抽签,不过我也不知道会咸鱼到啥时候才吭哧出来ㅍ_ㅍ

【占tag抱歉

有一个闹腾的审神者是什么感受?

问:有一个闹腾的审神者是什么感受?

【鹤丸国永】
在闹腾这方面我对她甘拜下风

祖师爷请受我一拜

【大俱利伽罗】
……
…………
………………

【烛台切光忠】
这个问题还是下次再回答吧
我要先去哄哄哭泣的小俱利

【一期一振】
嗯……

主上她其实……

人挺好的……

吧……
(审神者:你敢看着我的眼睛说话吗)

【三日月宗近】
对于我这种老年人来说

感受差不多就是两个字

腰疼

【加州清光】
主上闹腾起来能把我的一百七十二瓶指甲油一次性打碎

高跟鞋的跟都能被她跺断

【大和守安定】
我不害怕检非违使

但我觉得检非违使都害怕闹腾起来的她

【髭切】
哎呀这个问题

主上她可是那种能把笨蛋丸欺负哭的人呢

不过我觉得她干得漂亮

【膝丸】
闹腾起来的主上和开口说话的兄长一样可怕

【江雪左文字】
主上每次问我

“江雪高僧你那么不食人间烟火怎么还不变成天上的小仙女呢?”

我都回答她

“因为有主上你。”

她每次都会特别开心

我觉得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难道她没有听过一句话

“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她就是那个地狱

【笑面青江】
虽说我是斩鬼刀

但是从我来到这个本丸

我就一次也没有尽到本职工作

原因应该是

方圆十里的鬼怪都不愿意来招惹我家这位主上

【小乌丸】
为父几千年来积攒的理智

能在一个闹腾了一分钟的主上面前彻底崩溃

【压切长谷部】
虽然我的主上很闹腾

但我就是喜欢她

就是喜欢她!


【番外】
【(哄完大俱利回来的)烛台切光忠】
上次我不在厨房

盐罐和糖罐一起被她打翻在地

她看也不看直接把盐和糖混着往瓶子里装了回去

然后若无其事地从厨房跑掉

直到那天晚饭的时候

我才知道

她究竟干了什么!!





【PS.自己都不可置信我居然又一次双更了】

主上和某样东西掉水里了你救谁?

【一期一振】
问:主上和弟弟掉水里了你救谁?

答:我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让主上和弟弟中的任何一个掉到水里去的!

【药研藤四郎】
问:大将和你的医书掉水里了你救谁?

答:大将。不过把她捞起来之后肯定要帮她检查检查脑子,看看进水没有。

【鲶尾藤四郎】
问:主上和马粪掉水里了你救谁?

答:主上!如果不把主上救起来的话,以后谁陪我玩马粪呢!

【三日月宗近】
问:主上和你的头巾掉水里了你救谁?

答:哈哈哈,这个完全不必担心,主上她肯定会为了嘲笑我而努力地爬上岸的。

【烛台切光忠】
问:主上和锅子掉水里了你救谁?

答:相信我,如果锅子里盛的有食物的话,主上她就算是自己掉下去,也不会让锅掉下去的。

【鹤丸国永】
问:主上和惊吓(误)掉水里了你救谁?

答:她一定会把我也拉下水的,绝对的。

【歌仙兼定】
问:主上和洗好的衣服掉水里了你救谁?

答:跳下去再把衣服洗一遍。

【太郎太刀】
问:主上和你的神格(误)掉水里了你救谁?

答:主上是一定要救的,但是我认为以我的机动,主上应该在我救她之前就自己爬上岸了……

【次郎太刀】
问:主上和你的酒掉水里了你救谁?

答:诶——?主上怎么会掉进水里呢?也是因为喝醉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蜂须贺虎彻】
问:主上和你的圣衣(误)掉水里了你救谁?

答:作为真品,是不会把主上和真品的象征这两样最重要的东西同时弄到水里去的。

【浦岛虎彻】
问:主上和龟吉掉水里了你救谁?

答:当然是主上啊!因为龟吉会游泳!

【压切长谷部】
问:主上和……不好意思……我真的想不出在你心里有什么可以和审神者相提并论的东西……

答:我爱我的主上。







【PS.咸鱼病中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我还是那么标题废。】

因为要备考所以要挺尸啦…

大约半个月一诈尸吧?

考完后会以光速填坑的!

我保证!!!

最后比哈特(●'◡'●)ノ❤

【另外味音痴亲子分真是甜到齁】

@闲喵桑 喵桑企划文只好你先来了哭唧唧

啊我怎么有一种交代遗言的感觉

我的主上没吃药

【三日月宗近】
我对主上说

我作为一把老年刀

最近晚上总是失眠

希望她来陪我睡

她听了之后

微微一笑

扳着我的下巴

给我灌了整整一瓶安眠药

【髭切】
我对主上说

我作为一把老年刀

筋骨老是伸展不开

希望她晚上来帮我活动活动

她听了之后

微微一笑

拿出了锤子

准备帮我捶腿


【笑面青江】
我对主上说

我要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她说

好啊

我也捶

于是她微微一笑

又一次拿出了锤子

【龟甲贞宗】
我对主上说

主上

请你狠狠地鞭打我吧

她听了之后

还是微微一笑

去马厩里

拿出了萤丸本体那么长的

马鞭


【小乌丸】
我对主上说

她应该叫我祖宗

然后她问我

“你让我叫你什么?”

我说

“祖宗”

她说

孙子

【歌仙兼定】
我对主上说

主上

你想不想听我给你写的和诗

她说

不听



【小狐丸】
我对主上说

我的胸肌很发达

要不要摸一摸

她说

不摸

我的“胸肌”比你的更大

【压切长谷部】
我对主上说

凡是主上的要求

我一定按照去做

她说

好啊

那你就不要按照我说的去做

——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岩融】
我对主上说

我好喜欢

小小的

毛绒绒的东西啊

她说

我知道了

于是

她去把今剑的衣服扒了下来

把上面的毛球给我摘了下来

我望着哭泣的今剑

发誓以后再也不说了

【鸣狐】
主上她打算

把我装饰的毛球

也连同衣服一起扒下来

——多亏了岩融桑阻止她

【骨喰藤四郎】
我的名字叫骨喰

但是主上

我真的不吃骨头

请把您堆在我碗里所有的骨头都拿走

【大和守安定】
主上真是太过分了哦

没错

首落去死是我的口头禅

所以之后本丸每每吃鱼

吃鱼头的那个都是我

【加州清光】
每次出阵后衣服都会弄得好脏哦

我向主上反映这件事

希望她能扩建一下手入室

然后她善解人意地告诉我

“你以后出阵别穿衣服就不会弄脏了”

【浦岛虎彻】
龟吉多可爱啊

看起来主上也特别喜欢它呢

不但把龟吉放到热水里给它泡澡

还往里面放一些调味料

说是要给龟吉泡药浴呢

我的主上真好









【PS.被LOFTER罪恶的电脑端打败,放弃把前篇链接放上来,想看的婶去翻我主页吧…】

什么甜文虐文没填完的坑想开的坑都让他们等等吧!

不要来打扰我和小菊度蜜月!!

抱紧小菊死也不撒手

死也不!!!!!!!

他真可爱!!!!!!!!

我的主上实在病的不轻

审神者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家刀男总觉得自己有病。
……对啊,为什么呢?

【烛台切光忠】
我对主上说

我很擅长料理

无论主上想吃什么

都可以帮主上做出来

她特别惊喜

于是收走了我的一切厨具和食材

让我做饭

【膝丸】
今天主上突然来找我

问我是不是觉得她有病

我说

是啊

然后?

——然后现在我在手入室

【髭切】
今天主上突然来找我

问我是不是觉得她有病

想起笨蛋丸的下场后

我说

不是啊

然后?

——然后现在我和笨蛋丸一起在手入室

因为她说

我肯定是看到膝丸的下场

所以撒谎骗她的

是的

我的主上真的有病

【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

其实小姑娘活泼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啊

——这是我之前的想法

现在?

我的老腰已经被她弄断了

你觉得我还有什么话说

【数珠丸恒次】
我的主上

为了检验我是否真的能够闭着眼行动

于是在晚上趁我睡觉的时候

给我带了一个眼罩

观察我第二天的活动是否受影响

还贴心地

给了我一根晾衣杆当导盲杖


【太郎太刀】
我知道我的主上只是比较顽皮而已

但是我觉得

我还是不能原谅她

在我来到本丸之后特意把门框改矮了

然后哈哈哈的行为

【次郎太刀】
主上人还是不错的啦

至少她没有把我房间的门框改矮

但是这并不代表

我能够原谅她

把我的鞋子全部换成了高跟鞋这件事

【莺丸】
主上经常帮我沏茶

我很感谢主上

但是

我不得不说

主上

请你不要再给我沏

香飘飘奶茶了

【山姥切国广】
我是对主上你说过

不要动我的布

但是

请主上停止你那肮脏的想象

我说的不是指兜裆布

【鹤丸国永】
我现在晚上再也不能出来吓人了

因为主上说

我太白了

晚上看着晃眼

所以她禁止我日落之后出现在她眼前

【物吉贞宗】
我现在白天不能出来活动了

因为主上说

我太白了

白天一反光

显得更晃眼

所以她禁止我日出之后出现在她眼前

【大俱利伽罗】
主上她体贴地告诉我

不管白天晚上

我想去哪里

就可以去哪里

但是我总觉得

她这话怪怪的

【压切长谷部】
主上让我一个人负责所有的田当番

我问她为什么

然后她理所当然地说

因为我的名字里

有切谷两个字

【蜂须贺虎彻】
我告诉主上我是真品

然后她突然扑到我身上来

低下头我看到

她在咬我的铠甲

美其名曰

她要鉴定下是不是真金











【PS.鬼畜题材真是写到爽啊哈哈哈】

我的主上不正常

【江雪左文字】
我讨厌战争

我更讨厌主上给我扎的麻花辫

【小狐丸】
江雪殿说的一点没错

【大俱利伽罗】
今天主上又来给我擦美白霜了

她说明天还要给我买面膜

我想离开这个本丸

【药研藤四郎】
自从大将知道我懂药理后

她几乎天天拿来一堆春药让我分辨功效和时长

不仅如此

她还非要强迫我和她临床实验

【一期一振】
主上说她是个制服控

所以我内番也穿出阵服给她看

但是她不但不领情

居然还对我说

她更喜欢我不穿衣服的样子

【和泉守兼定】
我能理解主上是个女孩子

爱美

但是

我不能容忍她总是抢我的耳饰戴

【堀川国广】
我能理解主上是个女孩子

爱美

但是

我不能容忍她总是抢兼桑的耳饰戴

【鹤丸国永】
我喜欢惊吓我的主上

我的主上也喜欢惊吓我

所以她让我一个人去打检非违使了

【三日月宗近】
我对主上哈哈哈

主上也对我哈哈哈

然后她给了我一巴掌

说是想看看老年人是不是反应迟钝

【压切长谷部】
我家主上最棒

我家主上最美

我爱我家主上

如果她能不再逼我重复这些句子的话

我觉得我差不多就可以真心地说出来了

【烛台切光忠】
主上夸我做饭好吃

我特别高兴

但是

在她给我改名叫锅铲切光忠之后

呵呵

【蜻蛉切】
在我向主上抗议

不要再用我的本体当晾衣架之后

她把我当做了晾衣杆

【博多藤四郎】
我找主上要小判当零花钱

她答应了

然后晚上我就听见

主上在和一期哥商量

把我卖了换小判

【鲶尾藤四郎】
我告诉主上马粪特别好玩

主上显得也特别感兴趣

就在我以为自己找到了同好的时候

主上告诉我以后马当番我一个人包了

【太郎太刀】
我真的很想对主上说

请您不要再让我和石切丸赛跑

然后自己在一旁大笑了

【石切丸】
我真的很想对主上说

请您不要在让我和太郎太刀赛跑

然后自己在一旁大笑了

【次郎太刀】
让兄长和石切丸赛跑

我和主上坐在一旁大笑

是除了喝酒之外最有意思的事

【笑面青江】
虽然我很黄

但是主上请你不要再问我

到底是用棉面还是网面这类问题了

【明石国行】
我告诉主上我懒得做内番

她就真的没给我安排

后来我才知道

是因为她也懒得安排内番








【PS.最近沉迷叶校尉和黄云,所以自家刀男一直处在半守寡状态中…所以咸鱼了不要怪我…】

最近看女主重生文看嗨了

突然想开个坑

黑暗本丸把婶玩坏了

于是重生的婶挨个碎刀

233333

不要打我


重度脑残患者的日常     以上